20150212

假如左膠死清光


據說所謂左膠是香港的禍根,有人說「提防左膠」,有人說「左膠即內奸」,有人甚至說「左膠不死,港難不止」--- 似乎對這些人而言,香港一日有左膠,便只有沉淪一途,因為左膠嚴重阻礙香港人自救;左膠,也就是阻膠。

其實,左膠做過甚麼壞事,甚麼人才算是左膠,我都不清楚。本來左膠好像不太多,但經過甚麼國師、教主、才子、梟雄、大教授、小教授、網上流氓、課金寫手、美男評論員、大小知名網民等等不斷講、不斷寫、不斷罵,左膠便越來越多,亦越來越罪大惡極了。例如本人,起初根本沒有人說我是左膠,更有一位重量級人物好像知我所想,評定我非左膠;可是,我多寫了幾篇文章表達我的「離地」觀點後,便逐漸多人罵我是左膠,現在我要否認也百詞莫辯了。

基於職業病,我想到了一個思想實驗:假如香港的左膠一夜死清光,那會是怎樣的光景?香港是否立即明天會更好?追求民主、爭取真普選是否會更容易和更快成功?甚至城邦獨立有望?

如果所有被稱爲左膠的都算左膠,那就死得人多了;不過這只是思想實驗,沒所謂。左膠如何死法,也不是重點,被五雷劈死還是仆街冚家剷死,死後是否落地獄,都一樣,總之左膠死清光便成了。也不必考慮一些無關宏旨的結果或影響,例如左膠死清光後,香港各大學會突然少了很多教授、講師、和學生(中大政政系首當其衝,可能會因此執笠);又例如才子和寫手會少了「左膠」這個可以不斷翻炒的題材,文章產量和收入可能會受影響。

這個思想實驗考慮的只是:沒有了左膠阻膠住,那些立志勇武救港的人士是否可以因而大展拳腳,實踐他們的救港大計?他們做的,會跟左膠仍然存在時有很大的分別嗎?如果有,會是甚麼分別?我想了又想,也想不到會有甚麼大分別。如果真的分別不大,左膠的存在如何阻礙他們的計劃和行動呢?如果沒有阻礙,或只有很小的影響,那麼,即使雙方不能合作,為何不可以各有各做呢?也許問題是我的想像力太弱,果真如此,便有賴高明之士指點一二了。

17 則留言:

  1. 虛名嗎?還是實名呢?

    實名是有名份和責任,也有相關關係和利益。
    虛名不就是個人造出來的稻草人?
    芻狗是用來祭神,稻草人是用來祭旗,
    祭旗,輕則被抽水,重則不用多說。
    (言論自由受政制保障的話基本上是安全的吧)


    隱菁

    回覆刪除
  2. 中大政政系,正正係問題所在。

    回覆刪除
  3. 又乜江湖恩怨?重量級人物?邊科重量級人物?調理農務科?

    俾人唱係左膠最巴辣回應係[即派俾你睇],不過我估閣下呢方面冇乜天份。派膠派得精彩要抵死幽默而無邏輯瑕疵,陶傑派得低b迎合佢粉絲之水平+實收政治宣傳,閣下呢就栽在嘗試嘲諷但落得個氣急攻心。。。

    抽水其實就係派膠,Poe's Law applies 呀。。。學野啦。

    回覆刪除
  4. 攘共必先安內!安內必先勦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之左膠(以下簡稱[左膠]),剿左膠以抗共!

    《告全港熱血英雄一致安內滅膠攘共書》:

    我剿左膠將士,佔中風餐露宿,日曛雨浴,黝然面無人色,方冒萬難,決必死,與左膠爭最後之運命,而有愚民則聲援左膠,以苟延其殘喘。我熱血英雄正舉港一致,奔走粗口呼號,以抵抗左膠之[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甘為和平主義者之虎倀。嗟乎!人心已死,港亡無日,不意左膠叛徒喪心病狂,竟至於此。嘗讀「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港必自伐而後人伐之」之語,不禁為我港抱無窮之憂戚也。舉天下至慘至痛至危之事,孰有甚於此者哉?全港之熱血英雄,當此左膠叛徒與和平主義者勾結,生死存亡,間不容髮之秋,自應以臥薪嘗膽之精神,作安內㓕膠攘共之奮鬥,以忍辱負重之毅力,雪佔中百日和平收場之奇恥。惟攘共應先安內,去腐乃能防蠹。故不先消滅左膠,恢復港人之正氣,則不能禦侮;不先衝擊大樓,完成阻礙全港九新界大街小巷無一倖免之壯舉,則不能攘共。人之愛港,當有同心;鬩牆禦侮,古有明訓。……」

    回覆刪除
  5. 國師:陳雲?教主:毓民?才子:陶傑?梟雄:夢熊?大教授:???小教授:???網上流氓:匿名?課金寫手:???美男評論員:建吾?

    回覆刪除
  6. 孔誥烽:"有關爭議,暫時我看到論點最豐富的一篇,要算是美男評論員盧斯達的「《城邦論》的天下/《民族論》的民族」。"

    回覆刪除
    回覆
    1. 盧斯達係美男子?笑死人。

      刪除
  7. 可能有時理論上與現實上特別是政治上很難會是同一樣的;「政治正確」很難與「理論正確」相提並論。
    例如理論上「蝗蟲論」被認為是stereotype,是少數人甚至是極少數人的所為,這在理論上相信是正確的;
    但是在實際上那少數甚至是極少數的人卻給香港人造成了相當程度的困擾,從低層的搶購奶粉到高層的干預普選,雖然都是少數甚至極少數人做的,在理論上可以說是「少數或極少數人的行為並不能夠代表大多數」,但在事實上卻是這少數或極少數人的行為已足以令到香港人怨氣十足,也足以令到出現「港獨」呼聲。
    若在此種情形之下向受到嚴重影響的人重申或解釋理論上什麼是正確的話可能是於事無補甚或更可能會適得其反;因為受嚴重影響的人最需要的可能是解決問題的辦法而不是解決不了問題甚至可能在客觀上對施壓者有幫助的理論。
    而因為一些在客觀上可以被施壓者利用或者對掩飾施壓者行為有幫助的理論,雖然講者無心,但聽者有意,可能會使到受壓者認為是幫助了施壓者而認為「左膠即內奸」了。

    回覆刪除
  8. 剛發了一個留言,但卻看不到?

    回覆刪除
    回覆
    1. 現在看到了,謝謝!

      刪除
  9. 觀其「本土」言論,實為自我膨脹至極之徒也。該人等容不下異見,且目光如豆,故凡不逢中必反者,即不合己意,皆為「左膠」、「賣港賊」。
    該人等一旦得勢,反共獨裁者而矣,實新安縣之患也。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些打着激進「本土」旗幟的人表面反共, 主力其實是反民主, 將支持民主的一眾人士打成愚昧的「左膠」或投共的「賣港賊」, 不斷製造鬥爭及分化, 將群眾推向建制派.

      刪除
  10. //這個思想實驗考慮的只是:沒有了左膠阻膠住,那些立志勇武救港的人士是否可以因而大展拳腳,實踐他們的救港大計?他們做的,會跟左膠仍然存在時有很大的分別嗎?如果有,會是甚麼分別?//

    謹照我所見的本土派論述,越俎代答:「雨傘革命之中,左膠拆路障、阻堵路、僭建大台、麻痺群眾,令抗爭停滯不前,無法升級!」這是本土派的一個說法。當然,若抗爭一再升級,又會如何?又一個耐人尋味的思想實驗。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本土派根本提不出甚麼具體有效的升級行動, 群眾不理睬他們, 他們亦只說不做, 不斷謾罵; 他們究竟有甚麼用心, 實在耐人尋味.

      刪除
    2. 本土派根本提不出甚麼具體有效的升級行動=》
      光復元朗

      群眾不理睬他們=》
      現在已經不需要群眾理睬,回顧歷史,救一個地方只需要足夠的關鍵少數即可,只是不理睬就已經要偷笑。

      他們亦只說不做=》
      絕對不是,因為現在已經有想「入主區議會」的青年新政,還有光復元朗的人的確有衝出大馬路,而在雨傘革命也有衝擊。

      不斷謾罵=》
      這是戰術需要

      刪除
  11. 其實先生你是否反雲反陶又反康的人?但是你要知道:一,今時今日你無辦法不歸邊,反所有勢力;二,左膠已經不符合現今香港需要;三,不只香港,全世界都已經開始「靠右站」。

    回覆刪除
  12. 用溫和理性方法的多被稱為左膠;用激進感性方法的多被稱為右膠。
    無論左膠或右膠,雙方的大目標可能都基本接近或基本相同,不同的是各膠自認為應該用「軟」或應該用「硬」的方法效果會更好。
    但其實單係「軟」或單係「硬」效果可能都是不好,而「軟硬兼施」可能才是更好的爭取方法。
    所以,左膠死光或右膠死光都不及「軟硬兼施」的效果好。

    回覆刪除